医院里的中国

纪录片 大陆2014

主演:内详

导演:陈一线

播放线路1

医院里的中国详细剧情

西南大学大四学生、独立青年导演陈一线(本名陈宇舟)团队凭借新作《医院里的中国》摘得第二十一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第十五届原创影片大赛最佳纪录片长片奖。这是他继去年的纪录片《边城》之后再次荣获该奖。  从去年蹲点长沙火车站拍《边城》,到今年驻扎湖南省人民医院拍《医院里的中国》,22岁的陈一线已连续把两个寒假献给了心爱的纪录片事业。“他身上那种年轻导演的热情和执着感染着我们。”赖聃妮是陈一线的学姐,已在北京工作的她此次应邀出任该片联合制片人,“为了真实而完整的记录,他连除夕夜也不给团队放假,大伙儿轮换着回家吃完团年饭后便赶回医院,工作结束已是凌晨两点。”  寒假回老家长沙后,陈一线组织起20人的团队筹拍新片,“主要是《边城》原班人马,以西大戏文系10名长沙学生为主”。为了保证大学时代最后一部作品的独立性,陈一线婉拒了外来投资,“启动资金4500元,都是团队凑的。”  1月25日开机,3月20日杀青,4月20日做完后期。近三个月的拍片经历让陈一线仿佛重生了一次,“原本想批判体制,后来决定立足普通人的故事,医院里那么多悲欢离合让我重新思考人生。”  事实上,2个月拍摄的原始素材达1600个G近200小时时长。陈一线说,最后保留的老中幼三代人的故事,围绕爱与死亡这一主题彰显情感———爱情、亲情等。  最让陈一线触动的是除夕夜拍到癌症病房一位奶奶的死亡。“12点钟那一刻,病房外烟花四起,屋里哭成一片,到处是绝望和悲伤,我写剧本都不敢这样设置的情景,真实发生了。”陈一线说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置身于死亡现场,“拍了一会儿无比难受,只好换伙伴来拍,自己出去透口气”。之后大年初五他再次拍到婴儿死亡,“隔着门玻璃拍到哭泣的母亲,她忽然转身瞟到我们,我很有负罪感。”  陈一线希望勾勒出21世纪初期中国医院里的剪影,“唐学军与叶淑仪的对比体现了中国社会典型的贫富差距,而在命运上,回港治疗的陈锦荣不久去世,回家等死的唐学军却仍在顽强抗争,这更反映了生命的无常和意志的坚韧。”  66分钟的影片主要呈现了老中幼三组病员的故事:年过花甲的美籍香港商人陈锦荣因骨癌滞留长沙,医治73天无果后妻子叶淑仪决定联系国际救援队回港继续治疗;进城务工的中年人唐学军身患白血病,因无钱治病从省里向市县一级一级转院直至放弃治疗回家等死;还有一个没有名字的4号床婴儿,他本可被治愈,却因父母已有另一胎用来传宗接代而不愿花万元治疗费,遭到遗弃致死。

三星半。 影片很短,只有67分钟,显得仓促松散。导演陈一线也很年轻,拍于2014年的纪录片,他时年只有22岁,还是个大四学生。这部独立电影是第八届FIRST青年电影展,学生电影竞赛的最佳纪录片。 网上经常有“让男人也体验生孩子”的测试,不知道是绑了些什么电线之类的在男人身上,用电流去产生腹部的抽搐绞痛,让他们去理解这种疼痛。这种测试的初衷,大概是呼吁多尊重关爱女性吧,但实验者忘了最根本的一件事,疼痛的代价。千辛万苦,迎接的是新生命的诞生,这份痛苦中还夹杂着巨大的喜悦和期待感,这是那些电流无法比拟的。女性在临盆的阵痛中有一种即将为母,骄傲的幸福的使命感,而男人被电击纯粹就是个痛,痛得咬牙切齿痛得满地打滚,和用刑没有区别。 为什么要说这个话题呢,因为联想到之前看的另一部纪录片《生门》,里面的孕妇和家属,和这部片里面的病患家属,处境也许有相似之处,心境却完全的不一样。如果说,那是一扇“生门”,这部片里的角色们,面临的就是一道“死境”。骨癌转移,白血病,多器官功能衰竭,每个医学名词听着都不像有可以活下去的希望。生孩子是人生的喜事,日子会一天天好起来的,所以无论是借钱的家属还是债主,都来得容易。而治疗顽疾绝症的就相当于一个无底洞,“钱没了,人也救不了”是常事,贷款之路更加举步维艰。常常有那种床上躺着的一心想去死,为他四处张罗的也觉得活着太难的悲壮。 从开篇的第一个故事,一个已经被父母签字放弃治疗,躺在保育箱里满脸淤黑奄奄一息的早产儿开始,这一部纪录片就像是一趟“等死”的旅程。死气沉沉的病房,欢声笑语只存在于电视机中,所有人脸上都透露着疲惫。大年夜,热闹的春晚直播,窗外灿烂的烟花此起彼伏,而病榻前断断续续的口琴声,听着格外凄凉。 医院里最不缺的就是故事,只要你愿意聆听,每个人都能和你诉说一大堆他们的不幸。导演把最长的篇幅,留给了身患骨癌的美籍华人陈锦荣的妻子身上。她是当事人,又像对内地医疗体系冷眼的旁观者,一些语气和质疑也许使人不快,结合现状,的确又有让人哑口无言的无力感。 电影交代的不只是病患的故事,镜头里还零星闪过医生的电话内容,一些内心的想法。“医生之痛”,生命之痛,每天面对各种三观不合的病患,医生还要苦口婆心的做思想工作。话少了,说你缺乏职业操守冷漠无情,话多了,说你只图业绩别有用心。同时,医生也是“高危职业”,不仅每天要身处于各种病患之间,手术有被感染的风险,与同事的对话间还透露了现时国内紧张的医患关系,和作为医生作为能力以外的深深无奈。 常言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但现代社会里,生活紧张繁忙,“年轻时用命换钱,年老时用钱买命”也是当下不少人真实的写照。没有宽度的生活如同嚼蜡,但空有短暂辉煌没有长度的生命,即使用“生如夏花”去形容,又难免自欺欺人。每当看起这些濒临死亡,挣扎而活的人群,作为已经深陷“佛系博主”,躲进小楼成一统的山叔,心里总要不禁感慨和庆幸活着,万般皆下品,唯有健康第一啊。为网上那些别人的是非争论而大动肝火的,值得嘛。 海德格尔不是有说过嘛, “良心,唯有经常以沉默形式来讲话。” 给年轻的用心的导演加半星。